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日志

 
 

林炎平:七月随想——普世价值  

2013-06-27 08:18:43|  分类: 朋友及其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每年7月,有几个非常重要的历史纪念日,比如三个国家的生日:7月1日的加拿大国庆日、7月4日的美国独立日、7月14日的法国大革命纪念日。回顾这三个国家的建国纪念日,我们可以看到很有意义的解读,那就是——殊途同归。http://blog.sina.com.cn/s/articlelist_1695536185_0_1.html

美国在1776年决定和宗主国英国决裂而成为一个独立的国家;法国在此十几年后的1789年决定废黜帝制建立共和;加拿大在此很久以后波澜不惊地把1867年的7月1日追认为自己的建国纪念日。

美国的独立是一群官和民用武力和他们的祖国决裂:统治者对我们不公,我们不想忍受了,我们独立了;法国革命则是一群底层民众的暴力革命,以此推翻帝制而由他们自己来管理这个国家;而加拿大则没有任何以上的暴力行为,只是以温和的方式对他们家长式的宗主国英国说:我们长大了,决定离家出走了。

这些国家以不同的方式选择了自己的道路,可谓“殊途”,但是他们却走向了同一个目的地,或曰“同归”。让它们“殊途”的是它们当时的不同的情感和策略,让它们“同归”的是它们持有的共同的价值观。

在这些价值观中,有着“自由平等博爱”以及“法制民主人权”。正是这些在今天被称作“普世价值”的理想,让它们殊途同归。

美国有着强烈的英国传统,而法国和美国英国非常不同。法国人迥异于美国人,也不同于英国人。而加拿大则同时有着英国和法国的血统和传统。这三个国家的殊途同归是否昭示着一种普适的人类社会的进化?

答案是肯定的。

我不能肯定如果没有美国的革命是否会有法国后来的道路。至少托克维尔认为法国应该以美国为榜样。法国革命后的道路跌宕起伏峰回路转:共和、复辟、再共和、再复辟、再共和。我不知道法国最终的道路是否受到了,或者是多大程度上受到了美国的影响,但无疑近代这些国家的道路没有一个是完全不受别的国家影响的。那么,如果没有美国的榜样,加拿大是否会是今天的样子。也许会,也许不会。但是如果看看英国,我们也可以自信地说,加拿大即便不是今天这个样子,那么也不会差别太大。

英国是近代工业革命的发祥地,这是一个没有多少流血革命的国家,但是它的进步却是世界上最为瞩目的之一。英国人所采取的理性的道路,值得每一个国家借鉴。英国1688年的“光荣革命”,看起来根本不是一场革命,而是一场有着革命的实质而完全没有革命外表的变革。这让人想起公元前580年雅典的梭伦改革,那是一场真正的变革,却风平浪静。这也令人想到东欧的巨变,那“颜色革命”和“天鹅绒革命”其实和雅典“梭伦改革”和英国“光荣革命”异曲同工。

我们可以得到这样的结论,一个社会的进步可以取不同途径:暴力的,非暴力的,介于之间的,而目的却并无二致——宪政和民主。

此乃“殊途同归”,让它们“殊途”的是其民族性格和文化积淀,让它们“同归”的是共同价值,比如“自由平等博爱民主宪政”。正是这些共同的价值使得殊途同归成为必然,也正是这些价值被后世称作“普世价值”。

今天,我们站在加拿大名城Kingston的亨利城堡(Fort Henry)上,遥望圣劳伦斯河对岸的美国,自然会想到当时的战争:彼岸是用暴力从英国分裂出去的美国,而此岸是英皇属地加拿大。当立志独立的叛国者和坚定不移的保皇派在为不同国家战斗的时候,他们也许没有想到今后彼此会成为友好的邻居——好到长达数千公里的共同边界不必设防,好到把两国许多城市共同参赛的职业冰球联赛称作“国家冰球联盟”(National Hockey League),俨然合二为一。亨利堡上狰狞的火炮和雄踞的炮台亲历了这世事沧桑,成为了这段历史沉默无语却心知肚明的见证者,以它特有的幽默向我们坦诚这段历史:在普世价值的感召下,刀戟异化为布帛,敌视演绎成友谊。亨利堡也顺理成章地从军事要塞变成了游览胜地。

这一切,只有在普世价值下才会有可能,只要在普世价值下就会变成现实。

7月,不管你在加拿大、美国还是法国,你都会感到普世价值的真实存在。当然还不仅仅是这几个国家,在任何一个欧洲国家,一个民主的美洲国家,一个民主的亚洲国家,一个民主的非洲国家,你都会感到这些价值的坚韧张力。当具有了这些价值,彼此曾经的战争最终会被和平取代,一时的敌意会被友谊溶解。

我不禁会想到贝多芬1824年完成的《第九交响曲》。不管你是否喜欢音乐,今天请你听一下《第九交响曲》,你应该会被这伟大音乐所感动。请你也倾听加拿大国歌、美国国歌和法国国歌,你是否从它们的不同中听到了相同之处?那就是它们的共同价值——“自由”,亦即这三首国歌体现的最重要的价值。这就是人类价值的普适性。

“上帝保佑我们的家园,荣光和自由……”(加拿大国歌),“……那旗帜在自由的土地和勇者的家园上飘扬!”(美国国歌),“自由,挚爱的自由,与你的守护者一起战斗吧!……”(法国国歌)。而贝多芬《第九交响曲》中席勒作词的《欢乐颂》也是《自由颂》。

如果你还不懂“普世价值”,那么今天是你接近“普世价值”的时候了。尽管华夏历史上不曾有过为“自由”而战的经历,但是,它不应永远不会。

当我们今天再来看那些诅咒包含“自由”在内的“普世价值”却鼓吹独裁专制的“宇宙真理”的团伙时,不禁哑然失笑。这些人,今天只剩北韩的金家和其同伙了。“宇宙”到如此狭隘的地步,也该悔改了。他们其实从来不糊涂,看看他们为家人和钱财以及他们自己所选择的退路——都是“普世价值”的国度,绝非“宇宙真理”的地方。

这个7月,似乎风平浪静,但潮流汹涌。如同圣劳伦斯河,流过Kingston,流过蒙特利尔,奔向大洋。让我们以加拿大国庆日的名义,向加拿大的价值——或曰“普世价值”——致敬。

  评论这张
 
阅读(3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