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日志

 
 

书信摘抄:回顾历史,把真相传递给下一代  

2013-05-17 00:48:43|  分类: 朋友及其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下面是节选的一段书信往来。有读者认为林炎平在他创办的刊物《此时此刻》  上骂中国人“以食为天”就似猪一样数典忘祖是极大地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民族自尊心。下面是林的回复:(原文:以食为天和数典忘祖,http://blog.sina.com.cn/s/blog_650fd43901018194.html

我觉得“辱骂”和“批判”是不同的两回事。如果说我“辱骂”,那么我的“辱骂”也不及鲁迅或柏杨的十分之一。你对饿死数千万人的事件是否如此愤怒过?遇罗克和林昭的死是否让你愤怒过?为什么批判那些忘记这些历史惨剧的人和事却使得你如此愤怒?这才是悖论。

我觉得粉饰自己民族的过去来使得自己眼下更有面子不是“爱国”,如果你真的爱一个民族,则是用自己的行动使得你的民族的明天值得赞美。你为你的民族的明天做了什么?

你用脚投票到了西方,却粉饰自己的过去其实并不差。这才是悖论。

我刚在北大的宪政讲坛作了讲演,说的就是这些话。北大的学生和教授有耐心听完我的讲演,还要求我签名留念。热烈的提问和讨论和你的反应相比可谓云泥之别。我不能要求你和他们一样,因为那是你的自由。但是请你尊重言论自由。我的表达意见的权利大概不应该按照你的好恶而增减。况且,真正热爱一个民族的人是那些批判不遗余力,却出钱出力争取提升这个民族素质的人;而不是那些粉饰这个民族的过去来给自己脸上贴金的人,更不是那些既不出钱也不出力,却执意以故乡父老乡亲的牛马之劳作和猪狗之地位为代价使得自己在海外混得更有面子的人。

如果你觉得实在受不了,就看看柏杨的《丑陋的中国人》。我的表达比起他来(或者比起鲁迅来),实在需要加油。容忍柏杨的台湾,走向了一个合理的社会。这不说明问题吗?有哪个民族的伟大是靠粉饰造就的?

我觉得一个人可以为也必须为一个民族做的事情是:把自己知道的历史真相原封不动地传递给下一代,如果不知道历史真相,就要了解它,然后把它传递给下一代。而以任何借口粉饰历史都是对这个民族的不负责任,而为了任何借口制止别人探寻和讨论历史真相都是对这个民族的犯罪。

我对一些指责我的言论感到很正常。反而让我感到吃惊的是,我在陈述同样的内容时,杭州读书会的听众理解(有一个很气愤),北大宪政论坛的听众理解,浙大学生和教授理解,周末我还会应邀去长沙岳麓书院去演讲,我要讲的内容他们知道,正是知道我要讲什么,他们才请的。所以,不是我过激,是你过时了。当然,几家欢乐几家愁,我从来不谩骂,我的语言不会超过鲁迅或柏杨的,如果他们不是谩骂。你的语言倒是有文革的味道,把别人的表达比作垃圾倒在了你干净的门口,并要别人住嘴。茅于轼前几天在长沙被一些人骂为“汉奸”,我不知道你看了这个报道是否愤怒。茅于轼的所作所为,你应该清楚。如果你对这样的事情感到愤怒,那才是说明你还热爱这个民族。一个人能够为此类事情愤怒,并做到我开头多说的,就够了,哪怕不做任何别的。(别误解我,我没有意思让你花时间出钱财做什么事请,我对谁都不如此纵容,何况你现在应该享受被时代剥夺的本应有的乐趣。但是,请不要粉饰那个时代,更不要掩饰那个时代背后的原因。)

更不要拿数千年的文明来说事,历史的长短并不能把错误变成正确,而掩饰这些问题却可以让今后重蹈覆辙。存在的久远不能等同于价值高。龙虾比哺乳类出现要早至少千万年,数千万年来坚守了它的外貌和内涵,没有断层,一成不变,但它也不过是一个冷血动物。(既然拿猪作比喻有人如此愤怒,我这里就用龙虾了。不吃龙虾的或龙虾之友也可以骂我。估计不久我们自己也可以出《敏感词词典》了,瞧,我们如果上台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我昨天收到一则短信,是10位基督教信徒请我今天中午吃饭。我很开心。他们是这样说的:“炎平,你好。明天我们十来位弟兄姐妹有可以聚在一起。大家都很乐意招待你这位尊贵的客人,所以到时候别太客气。”我很感动,我的言论也触动过他们,我也没有他们的信仰,但是他们的坦然也触动了我。这也是我为什么虽然自己不是基督教徒而称道这个宗教的理由。我从很久以前就开始认为,中国需要基督教,华人需要基督教。这些伟大的宗教情怀是很多人无法体验的。我可以体验,只是我和上帝另有约定。

我今天早上收到斯坦福大学的Joshia Ober教授(系主任)的邮件(附在后面),希望我去参加他们的讨论会(由“走向公民”基金赞助)。他再次感谢我捐赠的‘走向公民’基金。(里面提到的Eric是浙大的博士生,正在斯坦福做访问学生)。走向公民是全世界人的事情,包括美国人。这也是我在斯坦福设立这个基金的理由,我在美国人那里也要说说美国人的问题。为什么他们没有责备我“你小子什么意思?胆敢说我们美国人还不够公民?”?这就是我说的“批判精神”。而中国缺乏这个精神。

你把自己放在了一个并不恰当的地位,这就是国人经常把自己打扮成审判者和上帝的地位,以告诉别人什么可以做什么不可以做。但你应该知道,你开心的话,很好;你不开心,也很好。我们在表达看法,不是让谁开心。我们就应该是古希腊的喜剧和悲剧,开心也好,不开心也好,大家都受到内心的责问。你上次让我不要“倒垃圾”,这次又让我要“检点”,你真的有“文革之遗风”。我们都是文革的遗老遗少,只是我们应该认识到这点。这也是我们要审视历史的一个原因。我在批判的时候从来不把我自己置之度外,甚至我可以自嘲是“太行山下来的野猪”。

我不知道你如何看高华的《红太阳是如何升起的》。我真的很想知道,如果方便,敬请表达。作者本着对历史负责的态度和严谨的学术态度写了这本书,我附在这里和大家分享。我希望知道有多少人又会为此受刺激。不过我事先可以做一个导读:其情节不亚于惊险小说,其揭示的丑恶令人不寒而栗。诸位请明鉴。

祝好!

  评论这张
 
阅读(19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