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日志

 
 

不寐如猪  

2013-05-16 20:48:59|  分类: 朋友及其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朋友的群发信,摘录如下。作者为蒙特利尔华人基督教会牧师任不寐。

早上起来收到XX这样温暖的信,觉得自己很蒙福。再回头看XX昨晚的好诗,可敬可爱,长者风范。回到我的爱的理论,蒙爱才能去爱,被爱才能爱,就在这个阳光灿烂的早晨,说说炎平酮学的猪论。把XX气着了的猪论,被责备为骂人,放在了批评伦理底线的外边。也谢谢XX兄的信任,让我劝劝炎平。我真的盼望,下面的话,处于爱心和诚实。求大家见证。

用猪来骂人不是林酮学的发明,我们中国人在这方面博大精深、源远流长:寄豭之猪、狼奔豕突、狗猪不食其余、猪卑狗险、狗彘不如、鸡豚狗彘、豕心豕首……在汉语中,猪有很多笔名:彘、豨、豪、豕、豚,阿其那……这样联想下去,蔚然大观。素王孔子骂人的惯用语是小人和贼(骂女人,与小人并列;骂老人,"老而不死是为贼")。亚圣孟子是用禽兽骂人的大家,俯拾皆是。孟子著名的猪论是:“食而弗爱,豕交之也;爱而不敬,兽畜之也。恭敬者,币之未将者也。恭敬而无实,君子不可虚拘。”不唯孟子,墨子也骂:“言则称于汤文,行则譬于狗豨”。《尔雅》说豨是“东方名豕。”这大约是东方明珠(猪)的渊源。 《列子》、《荀子》、《管子》中“禽兽之心”、“徒具人形”等詈语琳琅满目。吕氏不仅骂人是猪,并把戚夫人残害为人彘。

XX之诉炎平,让我想起顾颉刚之诉鲁迅,因为“鲁骂”惹翻了颉刚,不过最后没有对簿公堂。被鲁迅骂得更惨的是陈西滢。鲁迅不仅骂人是猪,更骂人是狗,是苍蝇。甚至圣经也用猪骂人,“不要把圣物给狗,也不要把你们的珍珠丢在猪前,恐怕它践踏了珍珠,转过来咬你们 ”(马太福音7:6)。不寐不是为骂人辩护。我在想三个问题如下。

第一、如果我们抓住文章中骂人的獐头鼠目或个别言辞,就可能丢掉整篇文章的基本思想,从而将注意力集中作者的人身上,然后不能胜过这种试探:自己站在道德(这是很可怕的诱惑)空中,用很夸张的方式,将这个人彻底否定或人彘了;而我们自己分别为圣。我们可以因此倒掉诸子百家和 基督耶稣。一篇文章我们要想想作者真的要说什么,甚至在语言文字后面真实的意思。其实很多时候,我们也知道作者真实的意思,仍要抓住那有局限性的文字作道德文章,这就很难诚实对话了。不仅如此,如果我们与作者接触密切,生活工作之间言语冲突和性情摩擦,更可能将这种印象加诸于他的文章,就会推波助澜,使我们自己也变成非要对别人进行思想改造和道德教育的政工干部。这个习惯是普遍的,炎平自然也在其中。

第二、我们要反思一下我们的态度、道德、动机、统一等等语言分析范式和话语习惯。我们看人不看他说什么,首先看他怎么说。我们看人不用真理标的,首先用道德判断。我们看人不看形式逻辑,却精于动机分析。我们不容许人有个性,不仅政治上迷信统一,精神上更偏执一统。一个生动的、个性彰显的生命,就这样被态度、道德、动机、统一变成了人彘。多少年了,都是这样。我说过,中国唯一个性张扬的时代,就是统一或秦制之前,那是中国历史上唯一一段春暖花开的季节。之后,几乎每个人都成了嬴政,要在文风上车同轨;同时,每个人又都成了人彘。否则,就“不和你玩了”。为什么一定要别人和自己一样呢。用态度、道德、动机、统一的标准,任何一个人,都会成为人彘。仅以态度为例,批判别人态度粗鄙的,自己的态度真的已出其右。

第三、虽然炎平之骂在现象,不在具体个人;但是,我们对骂的极度敏感本身,也显出我们在信心、自信、道统和传统上的深刻局限。请允许我举一个圣经上的例子。一个妇人来到耶稣面前,耶稣甚至用“狗”这样的字眼来“羞辱”她,这个了不起的妇人说:是的,那又如何呢。耶稣被“辩倒”了。捡骂,然后不可自持地要割袍断义,不共戴天,这可能是民族历史,也是人际关系的历史,但我们应该从这样的历史中走出来。炎平文中谈到的猪现象,这是包括炎平和不寐都有的劣性。但是的的确确,任何一个人写政论文章,都没有必要每一次都加上“首先我也是”这样的矫情。我想强调的是,我们自己,我们这个民族,是不是在忏悔、反省、为否定性的针对感恩等方面,有着深深的缺陷呢?一个一直拒绝被针对的个体和民族,一个总是用“他有什么资格来针对我”的逻辑拒绝扎心信息的个体和民族,表面上倒掉的是那个没资格的人,实际上弃绝了所有针对性话语。在这个意义上,圣经将这样的个体和种族,称为“分蹄却不倒嚼猪”。

我不是说态度等等不重要,但不是最重要的。我也不是炎平的话语方式没有可商榷之处。但是,炎平毕竟是炎平,不是我,我没有必要让他一定要像任不寐这样假冒伪善,笑里藏刀;也不该追求他像XX那样温文儒雅,玉树临风。我爱这位弟兄和朋友,虽然不同意他很多观点。我们在希腊和希伯来、基督教等等文化问题上有着激烈的辩论。但这不正是移民生活所拥有的多元自由吗。可爱的小猪猪,被这厮说成那样,我从小是放猪娃,和猪建立了深厚的有猪阶级感情,这感情包含着一种矛盾,我喜欢吃猪肉,据说猪兄自己也很乐于奉献。其实炎平是另外一种屠夫,杀猪以飨而已。何况既然猪那么好,就不是骂人了。

谢谢苏凤援用“大如局面“这个词,如花、如烟、如意、如面、如线都已经名如有主了。不寐不才,在众如之中,自况“如猪”。一则爱猪,二则常常有林酮学所控诉之猪性。从猪到圣,人生所求,志在必得。谢谢大家的忍耐和XX兄的嘱托,猪上诚心,猪般啰嗦。

不寐如猪



  评论这张
 
阅读(2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