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建博客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日志

 
 

摘抄---任不寐:黛玉之死  

2013-05-11 19:37:17|  分类: 朋友及其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黛玉之死抓走了很多灵魂里的部分碎片。现在仍然无法详细辨认。

黛玉活着的时候,她是贾府的否定。黛玉死去的时候,她再度成为贾府的否定,并成为死亡的否定。

黛玉的否定与鲁迅不同。鲁迅否定世界是因为他爱这个世界,因此鲁迅可以成为世界的情敌。焦大并不恨那地方。

但黛玉并不爱世人所爱的,因此她更深刻地伤害了世界的自尊,也更深刻地成为世界的情敌。她活着的时候是凤姐的情敌。她出家的时候是宝钗的情敌。她死的时候是“我们大家”的情敌。“我们”这样爱这世界,她却早已经移情别恋了。她抛弃了我们,一个人走了。当全世界都热火朝天抢一个足球的时候,有一位竟然对我们的事业无动于衷并且飘然而去。特别使我们不满的是,她成为贾府的情敌并不是因为她要成为贾府的情敌,而是因为她根本不想成为任何人的敌人而成了任何人的敌人。更不能容忍的是,她在我们还没有来得及报复她这个异端的时候,就静静穿越空门离我们更加遥远了。

石头、不屑一顾和其他祖传秘方在黛玉之死面前一同垂下头来。黛玉在远行中宣告了一种对“我”的美丽的得胜。甚至一种牵引。

她这次去的如此遥远和彻底,连通过动机分析把她弄脏的机会都没给我们留下。黛玉之死不仅否定着贾府的政治观念,也否定着我们整个的人生理想。眼泪与死亡,在42年甚至更短暂的生命中,每一个符号都是传者者的箴言:我所以恨恶生命,因为在日光之下所行的事我都以为烦恼。都是虚空,都是捕风。故此,我转想我在日光之下所劳碌的一切工作,心便绝望。都是出于尘土,也都归于尘土。众人岂不都归一个地方去吗?传道者说,虚空的虚空,凡事都是虚空。

黛玉之死是那虚空之桥。那一端接于彼岸,这一端剩下满世界的郗吁。

在这端,腐烂已经到那这样一个地步,我们开始自我无法容忍,于是我们爱上了我们的情敌。如同卡西莫多的爱情一样,需要干净的热情在红断香消中攀爬于网络之墙。黛玉之死成为一种无神世界的献祭,为这世界刹那间赢得了爱情能力。

鲁迅那杯毒酒已经成为文化可乐,因此在很久以前,曹雪芹为红墙绿瓦们预备了黛玉。他一定想到了,黛玉第一次死使红楼离散,而这第二次死,同样成为这更大的贾府的一幅解毒剂。这使人想起高山那边那位王子的心肠,然而,黛玉之死从来没有救赎性质,她总是那样无私地与世界同归于尽。

世界在她里面一同死了。这在某种意义上,对世界来说,确实是不配的。于是世界在死亡中继续天真烂漫地“活着”。这也给黛玉留下了一点点干净的地方,她如今比任何时候更超出世界。

黛玉当然是不完美的。黛玉当然是完美的。我希望将来有可能在另一端遇见她,告诉她:我有点羡慕她完美的死。

  评论这张
 
阅读(61)| 评论(0)
|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最近读者

热度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