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日志

 
 

好文推荐:图腾 —— 民族性格的密码(二)  

2012-06-20 18:13:49|  分类: Culture 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摘自《奥林匹克的启示——回眸中西文明》一书。(作者:林炎平,加拿大蒙特利尔)

并非每个民族都有图腾柱,但是几乎每个民族都有图腾。但是古希腊不然,和中国人和印第安人相类似的图腾和图腾柱在古希腊是找不到的。但是如果一定要牵强附会,那么也许可以考虑古希腊的廊柱(图9-6)。古希腊的廊柱是如此具有特点和象征意义,以至于古希腊的所有神殿和高尚场所的建筑必须有廊柱,甚至今天的西方和受西方文化影响的地方都把廊柱作为最重要的建筑特征。但是,廊柱上除了挺拔的槽线、柱底和柱帽,就没有别的图案。如果图腾柱必须有图腾的话,那么图腾图案就在接近廊柱顶部的三角形的山墙上。


【图9-6】古希腊的廊柱

图9-6的廊柱是典型的爱奥尼亚式,出土于古希腊城市帕加马(Pergamon,位于现在的土耳其西部的Bergama)。这是比较完整的石柱,古希腊另一种石柱是多利安式,如雅典卫城的帕特农神庙的廊柱(图9-3)。帕特农神庙的石柱更加高大雄伟,但是破损得比较严重。


【图9-3】帕特农神庙广角

石柱上所顶的山墙上都有雕塑,图9-7是典型的古希腊山墙的雕塑,这是陈列在大英博物馆里的雅典帕特农神庙上的山墙上左侧的雕塑。所有的古希腊山墙上的雕塑都是这样的风格,雕塑群中主要是人物,其中可能还有英雄们使用的战马,极少有怪兽,即便有,也是作为邪恶的一方。


【图9-7】帕特农山墙ElginMarble

以上印第安的图腾柱、中国的华表和古希腊的廊柱和山墙上的雕塑中,只有古希腊的廊柱和雕塑是真正的文物,建造于2500年以前,前两者我没找到古代的文物,只好用近代的代替。

我无意对于印第安人的图腾多做评价。中国的华表的出处大致是这样的:

相传华表的作用既为道路标志,又让行人留言,在尧舜时代就出现了。那时,人们在交通要道设立一个木柱,以实现这些功能,后来的邮亭、传舍也用它作标识,取名“桓木”或“表木”,据考证古代的“桓”与“华”音相近,慢慢读成了“华表”。

在这根木柱上,行人可以在上面刻写意见,因此它又叫“谤木”或“诽谤木”。“诽谤”一词在古代并非贬义,而是相当于现代的发表意见,所以它又具有现代“告示牌”的作用。现在的华表仍然保持了尧时“诽谤木”的基本形状。

也另有说法,华表起源于远古时代部落的图腾标志。华表顶端有一似犬非犬的坐兽,叫做“犼”。

不管是哪种情况,华表都最终演变成如今的形式并成为华夏的象征,称其为中国的图腾柱也无不恰当。龙,缠绕在华表柱身,显示着皇权。如果华表柱子本身代表了华夏的话,那么缠绕的龙就代表了皇权的绝对权威和统治地位。而附加的祥云,代表了人们对于龙的恩赐的期待和对于龙本身的祝福。龙,中国最重要的图腾,和祥云一起构成了华表,成为了中国的图腾柱。“不同意见”被代表皇家的龙所取代,“诽谤”从褒义的进言沦为后来贬义的“谣言”。这样的取代和沦丧就像一场悲剧,诠释了民族心理的演变和中国社会的变迁。

我很自然地就会把中国的华表和希腊的廊柱作对比。这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文化和心态的对比。华表尤其像一些中国男人,追求面子,追求别人对他的恐惧,乞求权势对他的恩赐,但是没有骨气。而廊柱就像是古希腊文明,挺拔美观而且承担了重压。华表上不能承受任何有意义的重量,而廊柱则肩负起了高大的建筑。因此不难理解,前者终归变成了一个权势的摆设,而后者肩负起了一个文明的辉煌。

华表上最有意义的就是龙了。国人自称是龙的传人,自喻华夏为龙的故乡。龙是马面、蛇身、鹰爪,真的龙一定很恐怖,无怪乎有“叶公好龙”一说。即便叶公如此喜欢画像上和雕刻上的龙,见了真龙也被吓得“五色无主”。这样的人绝非少数,很难想象真的有什么人会在他家里的起居室或者卧室欢迎真龙,但是,为什么又有这么多的人有如此深厚的龙的情结呢?

那是因为,他们喜爱的是龙可以给他们带来吓唬别人的作用。如果龙可以让别人害怕,那就起到作用了。正是这样,他们才喜欢龙。他们不是喜欢龙本身,而是喜欢龙可以给他们的安全感,可以阻吓别人,于是他们可以匍匐在龙的阴影里享受片刻的安全,享受看到别人恐惧而带来的快感,从而感到自己的强大和由此带来的满足。

如果说印第安人的图腾柱表现了比较原始的对于自然的恐惧敬畏,那么中国的华表所表现的就是一种比较高级的经过深思熟虑的对于秩序和繁荣的殷切祈求,以及对于达到这样的秩序和繁荣的代价和途径的理解,这就是敬畏权威和祈求恩赐。龙,这个由不同动物的不同部分堆砌而成的怪物形象,代表了凌驾于人之上的必须服从的权威,于是“真龙天子”的说法也就这样诞生了,统治者就是这样恐怖的和决定人类命运的权威的嫡系,他是龙的后代,有着和黎民百姓完全不同的血缘。这就是恐惧,以及由此产生的亢奋、怯懦和服从,以至于国人迫不及待地认同这种恐惧并把自己称作其传人,并以此恐吓别人。龙,就这样被国人请上了神坛。于是,恶龙驾着祥云“君临天下”,这样极不和谐的组合就成了中国图腾柱的内涵。

但是古希腊却从来没有崇拜这些吓人的东西。古希腊神话里和雕塑中不是没有怪物,但是它们都没有引起古希腊人的恐惧,更没有使得古希腊对其崇拜。相反,被激励起的是古希腊人战胜恐惧的勇气。我相信,勇敢不是无所畏惧,而是在恐惧中不失理智,用理智克服恐惧。每个民族和个人都会面临邪恶和恐惧,所不同的是,一些被邪恶和恐惧所压倒,转而服从邪恶和恐惧,甚至进而崇拜邪恶和恐惧;而另一些,则立志战胜邪恶和恐惧,他们给自己树立了美好和勇敢的榜样,以激励自己必胜的信念,他们坚定不移、不屈不挠。

古希腊人就是后者,而国人却难以评判。华夏历史上也有仁人志士,但是他们如同凤毛麟角,他们的出类拔萃被淹没在了整体的平庸之中;他们的英勇和睿智被淹没在了整体的苟延残喘之中。于是,皇上用龙袍加身威吓百姓,百姓匍匐于地山呼万岁。恐惧的作用就如此立竿见影,以至于源远流长。国人明明知道是恶龙,但却辅以祥云,以期在这歌功颂德之中,龙赐给他们一条生路,甚至一条升迁之路,少则但求独善其身,多则可谋鸡犬升天。国人对于龙的崇拜就这样开始、延续和弘扬开来。“龙图腾”,华表上的“龙”和“祥云”就构成了中国特有的图腾柱。“恐惧”和“恩赐”就构成了国人特有的对于现实和理想的诠释。于是,俯首帖耳和苟延残喘是国人理解的幸福之底线——服从恶龙,它总会给你一条生路;趋炎附势和飞黄腾达就是国人理解的幸福之最高境界:追随权势,它很可能让你鸡犬升天。 “龙”和“祥云”就如此完美地结合在一起,极其贴切地展示了中华民族的世界观和民族性格。

对于龙的态度,直接导致了中国和西方的理念冲突。在古希腊的雕塑中,(我一直不愿意把古希腊的雕塑和图腾联系起来,因为我觉得那不能和别的图腾相提并论),人为了自由尊严,和神一起,赤身裸体和恶龙搏斗;而在中国,人为了苟且偷生,或美其名曰“平安和睦”,把生杀予夺的权利交给了龙,把自己的自由尊严交给了龙,以期在龙的恩准下,自己得以躲在龙的阴影里斡旋苟延残喘和飞黄腾达。

如此对于恶势力的态度之极度反差,显示了中国和西方在这个问题上截然不同的心态。恶龙,在中国享受的是万众匍匐和顶礼膜拜,而在西方遭遇的却是来自人类英雄的英勇博斗和最终的一败涂地。被古希腊彻底击败的恶龙却在华夏找到了俯首称臣的子民。恶龙在古希腊和华夏的不同命运反映了这两个不同地区人民的命运。于是古希腊人成为了独立自由的公民,而华夏人成为了附庸权势的子民。

中国历史上,也曾经有过对屠龙者的歌颂,但是不知从何时开始,龙成了正面的形象,而那些与龙搏斗的英雄却销声匿迹了。华夏今天居然歌唱的是龙,而不是和龙殊死搏斗的人。难道华夏的是非善恶真的颠倒了?这样的颠倒不是瞬间的事故,而是长期的磨难。“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在西方有古希腊的赫拉克勒斯屠龙,赫拉克勒斯是宙斯和凡人之子,他征服了象征恶势力的龙,这个功绩和他一系列的其它功绩一起,使得他进入古希腊人敬重的神的行列。在中国有哪吒屠龙,哪吒是神的儿子,但是他的屠龙的结果却是肉体的死亡,当他再生后,却在李靖的宝塔下臣服,那是哪吒精神的死亡。这两个神话几乎是同一题材,但结果却南辕北辙,体现出两种完全相悖的民族精神。于是屠龙英雄被刻意遗忘了,而龙却被世世代代歌颂着。

我总是被古希腊的雕塑所折服。那是一种理智的勇敢和正义的坦然。人物没有夸张,赤裸的身体每块肌肉都真实可见,即便有衣裙也无法遮掩女性的美好和男性的伟岸。那是对于人的本身的讴歌。人,才是宇宙和大地之间最值得称颂和关注的焦点和目的;人,才是真正的意义和价值所在。在奥林匹亚出土的古希腊伟大的雕塑家普拉克西特列斯(Praxiteles,公元前4世纪)的雕塑“赫耳墨斯(Hermes)和小酒神(Dionysus)”(图9-8)再次告诉我们古希腊人歌颂和崇拜的目标。人,完美的人,这就是古希腊人所歌颂和崇拜的终极价值。


【图9-8】赫尔墨斯和小酒神

如果我们回顾关于(图3-8)和以上的阐述,我们不难得到这样的结论:古希腊人是这样一些人,他们在恶势力面前,无所畏惧;他们在逆境之中,勇往直前;他们在胜利之后,含蓄坦然。


【图3-8】

我在巴黎卢浮宫看到18世纪画家的作品《温泉关战役》,描绘的是斯巴达300勇士在Leonidus将军的带领下和人数远远超过他们的入侵的波斯军队作战前的准备。我绝不会认为画家在作品中夸张了人物的神态,因为我在许多古希腊的遗址中看到的雕塑都准确无误地表达了古希腊人战胜恶势力的勇气的决心。古希腊军队以尽数牺牲的代价在温泉关重创波斯大军。这一战役对希腊联军最后战胜波斯大军起了巨大作用,最后波斯军队的入侵以失败告终,并失去了再次入侵希腊的能力。等待波斯的,将是100多年后亚历山大统帅的古希腊大军的毁灭性打击。

  评论这张
 
阅读(26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