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日志

 
 

好文推荐:图腾 —— 民族性格的密码(一)  

2012-06-20 18:11:21|  分类: Culture 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摘自《奥林匹克的启示——回眸中西文明》一书:林炎平(加拿大)

图腾,被倾注了一个民族对世界的信念、态度和理解,它是一个民族的世界观的缩影和民族性格的象征。 —— 作者

“图腾”一词始于印第安语,在西方语系中通常被拼写成“Totem”,“图腾”是其中文音译。虽然图腾一词源于古代印第安社会,辗转西方,然后才来到中国,但是几乎全世界所有民族都曾经有过自己的“图腾”和“图腾崇拜”。图腾被原始部落的人们认爲是他们的象征,和他们有着某种血缘的和神圣的关係。图腾的形式各种各样,或是怪兽,或是变形的人像,或是某种图形,甚至生殖器。

如果这样的象征和符号才可以称得上是图腾的话,那么,唯有古希腊没有图腾。或者说,古希腊的图腾就是人本身,那从未扭曲的人的本身。

在所有的古希腊的神殿中,人和那些和人一模一样的古希腊神是所有凋塑的主题。如果有怪兽,那么仅仅是作为敌对的势力,或者是以陪衬而出现的。

我曾经造访过不少中国的寺庙,我不由地会把它们和古希腊的神殿相比较。在中国的寺庙里,可以看到佛和观音的塑像,也可以看到金刚和罗汉塑像,他们的面目被夸张了,不管是面部特征已经中国化的菩萨,还是继续保留了印欧特征的金刚和罗汉们,他们共同的特点就是引起人们的恐惧,我可以肯定这是刻意造成的效果。

我曾经在着名的杭州灵隐寺的大雄宝殿中驻足徘徊,佛眉宇间的超凡脱俗很难引起我的共鸣,却很容易带来一种森严和恐惧的感觉。我转眼向周围的四大金刚看去,四个之中的一个比较其他呲牙咧嘴的几个要和善一些,但是只需注视片刻,他的表情很快就会给人一种另类和威慑的恐惧。这个看来最和善的金刚製造的恐惧绝不亚于别的金刚。有一次游人极少,我置身于几乎空无他人的大雄宝殿中,天国的威慑、权威的恐惧和世人的渺小,像一种气息逐渐在周围弥漫开来,衍生出一种压抑、不安、逃离的感觉,如果不能逃离的话,也许只能服从了。坦率地说,我很不喜欢这样的感觉。

但是,多少年后当我带着忐忑和怀疑的心情走进古希腊神殿的时候,却完全是另外一种感觉。我置身于柏林的Pergamon博物馆的古希腊的出土复原神殿中,看到古希腊的人和神的凋塑时,感觉到的是一种亲切和高尚。那些石凋体现的不少是战争题材,并无天国的诱惑。英勇作战的战士和试图保护正义一方的女神,在同一个时间和空间里出现。我看到了被弘扬的善的一方和被贬抑的恶的一方之间的决斗。作爲善的和正义的一方的英雄、战士和女神都有着欧罗巴人特有的极富凋塑感的外貌和身材,如果暂时忘记他们的神或者英雄的身份,我们完全可以把他们当作和我们一样的兄弟姐妹。那种亲切感和召唤感,不禁油然而生。


【图】Pergamon博物馆的古希腊的出土复原神殿


我也曾经造访过不少西方的基督教教堂,比如梵蒂冈圣彼得大教堂、德国科隆大教堂和法国巴黎圣母院,它们给我的感觉介于灵隐寺和Pergamon神殿之间。基督教在西方是一个沉重的话题,在前面几章也曾经简短地提到过,由于这不是本书的重点,我将省略对于它的讨论。但是,有一点是确切的,基督教的普及对于古希腊文化是一场灾难,但是改革后的基督教在后世的进步影响也是应该肯定的。

我相信很多国人对于这样的古希腊神殿和遗址都会感到陌生,这不难理解,因爲对他们来说,古希腊毕竟是一个完全陌生的也没有机会了解的文明。即便如此,任何人都不会在这样的神殿中感到恐惧。对一种完全的陌生不感到恐惧,这是为什么?为什么古希腊的这些神殿和凋塑令我感到一种归属感和一种投身于其中的冲动,而中国的寺庙和凋塑却给予人一种压抑和恐惧的感觉,随之而来的是一种逆来顺受的担心?中国寺庙给人的是,感情上的卑下和理智上的服从;而古希腊神庙则给人以,感情上的平等和理智上的升华。

我一再试图寻求这种感觉上巨大的但是微妙的不同究竟来自何处。应该说,这些文化对于我来说都曾经是不熟悉的,在和它们相遇之前,我不曾了解佛教,不曾信仰基督教,也不曾到过古希腊的神庙,但是那第一感觉是如此天差地别。

日积月累的思索和深究,使我逐渐明白了其中的道理,在古希腊的神庙中的凋塑所表现的英雄和神是和我们一样的人,是没有被扭曲的人,有着和人一样的面貌和体态。她们美丽,他们强健,如果说他们和我们有什么不同,那么就是他们更加完美,是我们心仪的榜样,从而给予我们一种使自己更加完美的冲动。他们的健美没有使我们产生恐惧,而是产生了认同、想往和追求。尽管他们是典型的欧罗巴人,有着和绝大多数中国人很不相同的面部轮廓和身材,但他们毕竟是我们的同类。而且,他们没有那种令人恐惧的表情,他们的表情坦然而刚毅,友善而勇敢,不由地令人产生认同和鼓舞。

正由于此,我不由地想到了龙,不知何时开始龙成了华夏的象征,这个完全由人编造和堆砌出来的“怪物”,成了国人顶礼膜拜的图腾和恐惧的物件,进而成了国人的自我标榜和骄傲。如果说“人之初,性本善。”那么“龙之初,性本恶。”龙的历史是从残暴和凶恶开始的,历史上“恶龙”之说不胜枚举、比比皆是,而“善龙”却不见踪影。国人对于龙的崇拜正是由于龙的“凶恶”和“强大”,正是由于让华夏数千年饱受折磨的“凶恶”和“强大”,使国人从“痛恨”转为“热爱”,从“被迫”变成“赞颂”,从“避之不及”反为“顶礼膜拜”。于是,龙成为了国人的代表,国人把自己看作龙的传人,龙成了国人的象征和精神依託。但是,龙毕竟太丑恶和恐惧了,于是国人创造了华表,在龙缠绕的柱子上加上了祥云,构成了中国的图腾柱。


【图】中国的华表

在一个完全不同于欧洲和亚洲文明的地区,美洲的印第安人创造了另外一种顶礼膜拜的形象。印第安人的图腾是独特的,但其有着和华夏的图腾同样的效果- 恐惧。印第安图腾上的人物和动物显示了一种恐惧的神态,很难想象创造这样图腾的人不具有恐惧的心态。


【图】印第安人的图腾柱

可以很肯定地说,“恐惧”是除了古希腊以外的所有民族所创作的各种图腾中一个很重要的特点。我试图理解此特点背后的含义,以及如此普遍的对于恐惧的崇拜和复制恐惧的热忱。我的结论是,这样的恐惧首先借助令人恐怖的怪兽和形象夸张了自己的强大,其次是利用这样的恐惧威慑他人以加强统治者的地位。当人们在最恐惧的时候,也就是最服从的时候。当然,恐惧也会造成混乱,但是有组织和有控制的恐惧是独裁统治的极好手段。恐惧造成的混乱在对于超自然力(怪兽、菩萨、上帝等)的崇拜中得以缓解,恐惧带来的威慑使得服从成为唯一的选择。

因此,图腾不能被理解为一般的艺术,它所表达的不仅仅是艺术家的思想和理解,也不是一般的象征或寓意。图腾的含义远远超过了以上的范围,它被倾注了一个民族对世界的信念、态度和理解,它实际上是一个民族的世界观的缩影和民族性格的象征。

  评论这张
 
阅读(2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