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日志

 
 

枫子张巽根新书一瞥  

2012-12-01 09:09:28|  分类: My book2 我的第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是《此时此刻》出版人林炎平先生为我和张老师新书写的书评:

                                                                 枫红枫绿 月晴月圆

                                                                       ——枫子张巽根新书一瞥

                                                                                                     林炎平

 

历史是由后来人写的,并不只是由胜利者来写的。也许胜利者写过,但最终是由后来人来写的。

                                   ——《晴圆集》作者张巽根(本该出现在书中却被编辑删除的文字)

我不能同意你书中对现代艺术的判断

                     ——《那一城 枫红枫绿》作者枫子对拙著《奥林匹克的启示》的批判

 

11月4日张巽根和枫子的新书畅谈会由魁北克华人作协组织召开。我正好在旅行的间隙回到蒙特利尔而得以参加。

枫子的《这一城 枫红枫绿》和张巽根的《晴圆集》都是在中国大陆出版不久的新书。从我以上引述的这两位作者的“书外语”,不能想象书如其人的率真。当然由于出版地的众所周知的原因,书中一些本应出现的坦言被删节了。

书中我们可以读懂作者,书也可以映射出这两位出生于两个不同时代、具有不同经历甚至不同性别的海外移民对故乡和“新乡“的观察和反思。枫子很纯真,纯真中带着历练和小资;张巽根很沧桑,沧桑中带着童真和哲理。他们共同的特点是不失幽默。

可贵的是,他们都从人的角度去观察生活,感受生活。他们对事物的观察和看法超越了自己生活和经验的局限。在民族和世界冲突时,他们选择了理性和质疑,而不是以自己已有的经验来决定好恶。

我不认为有所谓的“纯文学”。文学必须和人有关,因此它写的必须是人的经验和感情,因此也就必须涉及到价值观。枫叶不会非红即绿,月亮也不总既晴且圆。可贵的是在憧憬“晴圆”的同时,可以直面“阴缺”。两位作者都以自己的方式做到了这点。

一个不能直面历史的民族必将重蹈覆辙,一个不能正视现实的民族无疑没有将来。而这些价值观,都必须从每个人做起,可喜的是,很多中国人,包括不少海外华人,已经逐渐理解。而这两位作者,正体现了这一趋势。

在这样一个审视中西和觉醒自我的潮流中,魁北克华人作协做了很好的工作,特别是主席郑南川的不懈努力和斡旋,令人钦佩。

  评论这张
 
阅读(39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